<form id="vbhll"></form>

               
              當前位置: 首頁>>學術動態>>學術講座>>正文
              • 凝練特色 凸顯優勢 打造品牌 —— “相思湖講席教授”謝天振談外國語言文學學科建設
              • 來源:  作者: 時間:2017-12-14 11:01:08 瀏覽次數:372
              • 最近,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三十三次會議審議了《學位授權審核申請基本條件》,文件對111個一級學科新增博士點和碩士點的條件分別進行了規定,外國語言文學學科授權點的申請基本條件明顯提高。在這樣的新形勢下,外國語言文學一級學科及翻譯學二級學科怎樣進行下一步的建設?筆者就此對著名翻譯理論家、上海外國語大學教授、廣西民族大學“相思湖講席教授”謝天振先生進行了專題訪談。

                筆  者:感謝謝老師接受我們的專訪。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最近審議并通過了《學位授權審核申請基本條件》,文件規定“外國語言文學一級學科博士點至少具有4個穩定的主干學科方向;至少涵蓋本一級學科下設學科方向語種分類中的3個外語語種;至少涵蓋本學科外國文學、外國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翻譯學、比較文學與跨文化研究、國別與區域研究5個主干學科研究領域中的3個;至少有1個學科方向體現申請單位在國內和國際同類學科中的鮮明特色”。過去,比較文學都是在中文學院設置的方向,而在《基本條件》中正式存在于中國語言文學和外國語言文學兩個學科,在中國語言文學學科下叫作“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而在外國語言文學學科下叫“比較文學與跨文化研究”并提。這意味著在未來的學科建設當中必須中外打通,不免讓人想起錢鐘書的“打通”說。您本人就是從比較文學研究轉向翻譯研究,還因此創立了譯介學。您怎么看待外國語言文學學科(尤其是翻譯學學科)今后的“打通”趨勢?這種“打通”跟錢鐘書的“打通”又有何異同?

                謝天振教授:這其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給我們今后外國語言文學學科建設指明了方向。我有幸參與了教育部對比較文學作為外國語言文學下面新增的二級學科的描述撰寫工作,最后的定稿至今還保存在我的電腦里。其實,在上世紀80年代初,比較文學是設置在外國語言文學學科下面的,后來才挪到中國語言文學學科下。因為有學者認為,將比較文學單純地放在外國語言文學下不是很合理,但是把它放在中國語言文學下也有問題,因為中國語言文學學科也不可能涵蓋比較文學研究的所有領域。因此,前幾年我們在對外國語言文學學科進行重新審視的時候提出,為有利于外國語言文學學科的發展,必須增加兩個新的二級學科:一個是翻譯學,一個是比較文學與跨文化研究。之所以將它命名為“比較文學與跨文化研究”,首先是為了區別于中國語言文學學科下的“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其次也有借此突顯自己特色的意思。然而盡管如此,二者的本質并無區別,都是跨學科研究,都需要所謂的“打通”。實際上,當今世界所有的人文社科研究都表現出這樣一個特點,其背后也就是我們剛才所說的 “打通”。這是今天學科發展的一個總的趨勢,所以在進行學科建設時,我們就不可能把我們的研究單純地局限在某一種語言或某一個文學框架里。我們在進行文學研究,哪怕是國別文學研究時,都需要拓展視野,看到這個學科和其它學科的關系,也只有在這樣一個“打通”的視界下,我們才可以真正地發現問題、提出問題和解決問題。錢鐘書的“打通”其實也是體現了他比較文學與比較文化的立場,這也是為什么國內的比較文學界將錢鐘書推崇為該領域的代表性學者的原因。記得當時我為教育部對“翻譯學”和“比較文學與跨文化研究”這兩個新增學科進行學科描述定稿時,我就特別強調指出它們是外國語言文學學科下近年發展最快的新的研究方向。前者借鑒語言學、比較文學和跨文化交際的理論,考察和研究人類的口筆譯活動及其規律,考察和研究文學和文化跨越語言、跨越民族、跨越國界的傳播、接受和交流的規律及相關理論問題,其主要研究領域包括翻譯理論、翻譯史、翻譯批評、應用翻譯學、翻譯教學研究、口筆譯研究、現代科技輔助翻譯研究等等;后者(即“比較文學與跨文化研究”)主要借鑒文藝學理論和當代文化理論,考察和研究世界各國、各民族文學和文化之間的交際、傳播、接受和影響的規律,揭示世界文學和文化的多元面貌,探討中外語言文化之間的互動與融合,其主要研究領域包括比較文化研究、文學關系研究、譯介學研究、形象學研究、國際中國學研究等等。教育部對比較文學學科的設置及定位,我覺得非常到位。這給我們學科發展和科學研究提供了政策性的指導。所以我們廣西民族大學想要建設好外國語言文學一級學科學位點,我想應該以此作為我們努力的方向。


                筆  者:翻譯學是一門新興學科,需要”“并舉,其中更要加強,即加強理論研究。您認為,當下的翻譯研究還有哪些方面需要加強?

                謝天振教授:翻譯學是一門新興學科,這就注定了其學術研究的基礎還比較薄弱。過去國內翻譯界討論翻譯的時候,總是強調翻譯理論研究應該為實踐服務,為實踐提供指導。這種觀點聽上去似乎不錯,但實際上就暴露了其對翻譯學作為學科的認識的淺薄,甚至可以說是無知。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翻譯學必定要關注兩個方面。其中的一個是它的實踐,翻譯是一門實踐性、操作性很強的學科,一定要關注翻譯能力的培養。但是,我們不能僅僅停留在翻譯實踐能力的培養上面,我們需要通過學術研究,讓整個社會看到翻譯在我們的政治生活、社會生活和國際交往中特別的意義和價值。這就是當下翻譯學研究最需要加強的方面。此外,正因為翻譯學是一門年輕的學科,所以在這個領域里還有很多有待開拓和發掘的新領域,例如翻譯史的研究和翻譯理論研究其實都還不夠。盡管已出版多部翻譯史方面的著作,但對翻譯史的認識和史料梳理上,還是較多地流于表面。在翻譯理論研究方面,特別是中國學者自己首創的翻譯理論建設,更是微乎其微。正因這一點,盡管我們是一個翻譯大國,卻不能被稱作翻譯強國,因為在翻譯理論研究方面,我們的確缺少令國際翻譯界矚目的成就。


                筆  者:感謝謝老師。作為一門學科,除了學術研究,還負有人才培養的重任。您怎么看待這些年BTI(翻譯專業本科)、MTI(翻譯專業碩士)乃至DTI(翻譯專業博士)的發展?

                謝天振教授:BTIMTI的發展可以說是近年來國內翻譯學學科建設方面所取得的令國際譯學界矚目的重大成就。國際上沒有哪一個國家能在這么段的時間內,在BTIMTI的建設方面,取得如此大的進展。短短的十年時間,截至2016年,全國一共有233所高校獲準開設BTI,有205所高校招收MTI學生。近年還有學者提出DTI的教育設想,主要培養專業的管理人員、高級從業者和語言服務的高級培訓師。之所以有人會提出設置DTI學位點,就是希望能給MTI學生一個進一步上升的空間,但是學界內部對這一教育提案還存有分歧。因此DTI究竟該怎么發展,恐怕還有待于進一步探討。但是,BTIMTI這些年由于發展過快,也出現了諸多問題。比如許多學校在建設BTIMTI學科和學位點時,直接套用傳統的學術型學位點建設的指導思想和方法,將專業型和學術型學位點混為一談,使得BTIMTI學位點的建設有點非驢非馬——培養出來的學生既不具備扎實的進行學術研究的根底,又沒有表現出BTI、MTI所強調的實踐能力培養的特點。所以,我覺得這應該是我們今后幾年需要特別關注的問題。全國翻譯專業教指委最近幾年也在對各個MTIBTI學位點進行進??荚u,希望能及時了解并扭轉現有的問題,以保障BTIMTI能夠健康發展。


                筆  者:作為廣西民族大學的相思湖講席教授和博士生導師,您比較了解我們的學科現狀和我校民族性、區域性、國際性的辦學定位和特色,您是如何定位咱們的外國語言文學學科?咱們的亮點在哪里?未來咱們該如何整合現有的資源并突出學科優勢?您是否看好咱們建設“雙一流”的前景?您對我們未來的翻譯學學科建設有什么建議和期許?

                謝天振教授:我覺得廣西民大外國語言文學學科的確很有自己的特色。學校依靠地處西南邊陲、與東南亞國家接壤的地理優勢,強調和突顯東盟國家語言和文學。但是,我們的主干學科領域的研究(如英語語言文學和法語語言文學)似乎還沒有很好地利用我們自己獨有的優勢。在我看來,如果我們廣西民大的外語學院想在全國的外語院系中發出自己獨特的聲音,恐怕還是要讓英語語言文學專業和法語語言文學專業跟東語學院的語言文學專業聯手,達到雙贏的目的。東語學院在語言教學方面確有特色和優勢,但在學術研究方面力量也還比較薄弱。如果能夠聯手英語和法語兩大語種專業,他們的教學和研究都將展現出新的優勢。同時,我們的英語和法語專業若與他們聯手,那么與國內大多數同類院校相比,我們也將展現出不同的面貌,顯示出獨有的優勢??偠灾?,倘若能夠從這一方面努力突顯我們的學科特色和優勢,躋身“雙一流”學科還是很有希望的,但如果沒有打好這樣獨特的一張牌,恐怕就比較困難。

                至于廣西民族大學外國語言文學學科的辦學特色,其實你的問題已經突顯出來了,也就是民族性、區域性和國際性。我想我們的外國語言文學學科建設還是要強調這三個“性”。我認為,目前外國語學院在這三個方面做得還不是很夠。就像我剛才的建議,我們要把外國語言文學學科建設好,一定要打好這三張牌:民族性、區域性、國際性。而民族性也好、區域性也好、國際性也好,都離不開我們的地理優勢,即地處西南邊陲,和東盟接壤,所以我們與東語學院聯手就很有優勢。比如說少數民族典籍的外譯,其實不光是把我們中國的少數民族典籍翻譯到東南亞各個國家,它也包括把少數民族文學典籍翻譯到國際大家庭里面去,也就是要翻譯成國際通用外語,進入英語世界、法語世界,這就需要我們和東語學院的專家聯手。我要談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我們學院的青年教師還應加強內功修煉。老師們在教學上兢兢業業,表現都相當不錯,但是從學術研究來說,還顯得單薄。所以,如果我們要把這個學科建設好,必須投入大力氣開展學術研究。沒有學術研究,學科建設是沒有后勁的,只能原地踏步。我希望學校和學院的領導能夠給予充分的重視,并且采取相應的舉措,鼓勵和推動外語學院的老師,在搞好教學的同時,在科研方面投入足夠的時間和精力。


                筆  者:謝老師在民大除了指導博士研究生,還指導了一個中青年教師團隊。雖然還不到一年的時間,但是成效顯著。請問謝老師在“傳幫帶”方面有什么樣的理念?有什么經驗是值得推廣的嗎?

                謝天振教授:最近十幾年來,國內高校紛紛在引進人才方面加大了力度,推出了一系列的優惠政策,為高校間的人才流動、人才資源共享創造了很好的條件。但有些學校在引進人才時的一個做法我并不是很贊成:他們把某著名專家學者引進后,只是關心該專家學者以該校的名義在國際國內核心期刊上發表了多少論文,卻并不關心該專家學者為該校的學科建設、青年人才培養做了多少貢獻。我批評這種做法是“花錢買數字”,這個數字就是發表在核心期刊上論文的數量,卻沒有實現引進人才的真正價值和意義。所以我到廣西民大后,所做的并不是僅僅以民大講席教授的名義在核心期刊上發表幾篇論文為目標,而是把眼光放在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上。我希望通過三至五年的努力,能夠在民大把比較文學、翻譯學的學科真正建起來,同時還能夠帶出一支中青年科研隊伍。在外院領導和院里相關老師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下,我們組織了一個由近十名老師參加的讀書班,帶領大家按指定的書目,一本一本地細讀,每月撰寫一篇讀書報告,在我駐校時每周進行一個晚上的討論,我不在校時則利用微信群不間斷地進行交流和討論。如此一年下來,我們明顯感覺到青年老師的科研意識加強了,學術研究的能力提升了。迄今為止,總共已經有六位老師的論文在學術期刊上發表,其中一篇即將發表在翻譯界的權威刊物《中國翻譯》上。還有幾篇文章也已經基本定稿,且很有可能被有關刊物錄用。民大的這個做法和所取得的經驗還引起了相關兄弟院校的注意,他們還準備派人來學習呢。倘若學院的研究生也能跟中青年教師一道,細讀經典,撰寫讀書報告,這個讀書班就更有成效了。遺憾的是,不少研究生只是來旁聽,沒能真正融入讀書班的活動。


              訪問量:

              版權所有:謝天振比較文學暨譯介學研究資料中心  

              男人插女人

                      <form id="vbhll"></form>